聯系我們


全國免費客服熱線:400-188-5335

官方網站:火影忍者手游 www.sxtsz.icu 
微信公眾號:廣森畫室
校區選擇 >>


書法考級——公開的圈套

您的當前位置: 火影忍者手游 >> 新聞資訊 >> 行業

火影忍者手游怎么快速获得金币:書法考級——公開的圈套

發布日期:2017-07-31 作者:廣森美術教育 點擊:

火影忍者手游 www.sxtsz.icu 書法考級進入我們的生活,有人歡喜有人憂。一些有想成為書法家志向的人,覺得書法考級可以確定書法家的身份,好比職稱評定,有了一級、二級、三級的評審結果,自己就是當之無愧的書法家啦!其實,書法考級與職稱評定不在一個水平線上。相比較而言,職稱評定有嚴格的專業成績要求,有專家組成的評委隊伍,有規律可循,有法可依,基本上靠譜。而書法考級總給人來路不明的感覺。哪些人需要考級?什么機構有資格負責考級?考級和被考級的人有什么樣的關系?考級的權威性如何?標準怎么制定?一級書法家和二級書法家的本質區別在哪里?

  書法考級無非是利用社會團體和專業院校的資源,對書法愛好者的書法水平進行鑒定,分出三六九等。且慢,鑒定分出三六九等不是簡單的事情,有其繁復的手續,其中還有繳納評級費的環節。也就是說,書法評級有清晰的商業邏輯。



書法考級——公開的圈套

□李春雨

  近來,書法考級已經成為書壇的熱議話題。其實,所謂書法考級,只不過是一個公開圈錢的圈套而已。所以,無須議論,只需揭穿。


  理由之一:我們說,書法作品理應以先賢約定俗成的字法、筆法、墨法、章法為書寫原則,否則就失去了應有的書法元素而成為“江湖雜?!?。但是,書法作品更需在掌控書寫原則的基礎上體現書寫者在書寫過程中的情感變化以及書寫者的文化靈魂。因此,書法創作不是“照葫蘆畫瓢”,而是一種“看似不經意,卻是真性情”的以精神主體為支撐的藝術活動。它與創作時的社會文化背景和書寫者的精神及心理均有著極為密切的關聯,甚至此時之態絕非彼時之狀。如此,書寫中所呈現出的書法法度也自然不是一成不變的“八股”。所以,書法作品水平的高低用一把考級的技術“尺子”加以度量,實可謂荒唐至極。何故?你懂的。

  理由之二:書法考級的“尺子”不僅是一把技術的尺子,而且也是一把無法準確度量的尺子。因為這把尺子表面是實的,實際是虛的,是完全藏匿在評定者心里的一把隨意伸縮的尺子。比如在某書法考級單位的公告中,對書法十級的界定是“具有較高的創作能力,筆法有變,結構生動,章法美觀,落款用印和諧……”何為較高的創作能力?如何確認筆法有變?把字寫成什么樣才為結構生動?章法美觀的標準是啥?落款如何用印方為和諧?如此等等,皆沒有明確的標準,純靠主觀判斷。對于藝術,你非得用技術去衡量,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至此,真相大白。那么,想考幾級,剩下的事情你懂的。

  理由之三:縱觀書法考級組織單位,皆為各級書協。此可謂“明知故犯”的最佳佐證。按照正常思維,既然考級的組織活動是由各級書協主辦,那么各級書協的領導應該是活動的知情者、推動者,甚或是活動的直接領導者,至少也是默認者。作為這種極具專業性組織中的領導,難道不知書法為何物?那些熱衷于書法考級的具體操作者,難道都是不懂書法的外行人?更不知“書之妙道,神彩為上,形質次之,兼之者方可紹于古人”的道理?答案應該十分清楚,他們就是“揣著明白裝糊涂”。為何?你懂的。

  理由之四:書法考級無權認定書法家。我們試問,中國書法家協會的各級會員哪一位是通過書法考級認定的?那些書法考級的組織者、評定者,如果是書法家,他們是通過書法考級認定的嗎?答案當然也是否定的。所以,諸如書法三級、書法七級、書法十級的證書,只不過是一張用金錢換來的廢紙罷了。其實,這種現象的出現也恰恰是書法考級的組織者們看好了家長望子成龍的心理,瞄準了急于出名賺取利益者的內心活動。由此可見,這原本就是一件蒙人的事。至此,這里的奧妙你該懂。

  應該說,書法這一具有傳統文化內涵的藝術,如今已經愈加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書法熱”已經成為全社會的一種文化現象。然而,面對如此盛況,我們卻無法開懷。因為書法一旦失去方向甚或被引向歧途,那便是中國書法藝術悲劇的正式上演。這絕非聳人聽聞。比如,前些年在“回歸‘二王’”的旗幟下,“國展”上的書法作品呈現出清一色的“二王”面容,如果將落款上書家的名字隱去,幾乎無人知道是誰的作品。此等余毒至今未消,千人一面、萬人一體仍然在大行其道。甚至在書法圈里大有不寫“二王”就不是正宗書法家的判定。對此筆者曾大聲疾呼:中國有一個王羲之是“書圣”,有一千個王羲之就是“書奴”。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加具有破壞力甚至可以導致書法走向末路的書法考級,如同洪水猛獸一樣從上至下洶涌而來。如果不及時加以制止,我們的書法藝術之花也許就會在無限拔高技術在書法藝術中的分量的過程中凋零?;蛘咚?,我們的書法之花就會被書法考級背后的銅臭熏得失去它本來的藝術芬芳。這實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更可怕的是書法考級之弊具有一種污染社會的能量。這種打著提高書法藝術水準而明目張膽斂財的行為完全與當今社會背道而馳,實在可以休矣。


“書法考級”眾生相

□朱東旭

  將中國毛筆書寫漢字的形式和內容納入書法考級范圍,人為地將書法技藝分成初、中、高三個等級,有關部門早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已經開始做了。書法考級是否受其他文學藝術類等級制劃分的影響不得而知,像專業作家就有一、二、三級之分(簡直荒唐可笑)。而影響最廣、范圍最大的,莫過于聲樂、舞蹈等門類藝術的分級。與其說這是藝術本位的迷失,不如說這是受舊時官場“九品中正制”的影響,是“官本位”思想在書法界的又一體現。

  世間萬物必有其滋生的土壤和繁榮、壯大的規律。書法考級滲透我們的生活,有人歡喜,有人憂愁,也屬合理現象。就目前社會而言,在做什么事都要以“證”說話的背景框架下,青少年學書多年自然想通過書法考級獲一本證書,以便今后在讀大學、尋找工作中多一些競爭力。眾多的習書者一旦獲得一紙“高級”證書,似乎當之無愧地確立了書法家地位,憑此身份即可四處招搖,既滿足了虛榮心,又可借此謀利,何樂而不為?

  黑格爾有句“存在就是合理的”的哲言,從這看書法考級就不值得大驚小怪了。問題在于,現實生活中很多存在的東西并非合情、合理、合法。比如某些書法人為標新立意、嘩眾取寵,以書法之名搞怪異多樣的行為藝術。倒身嘴書、掃帚天書、裸體書、女子懸發書等等眾生丑相,不僅褻瀆了中國文字,也極大地損傷和違背了書法藝術的純潔和美感,實在令人惡心。


  就書法考級而言,我和許多有志于書道的同仁并不贊同。

理由一:任何藝術都有高下、低劣和美、丑之分,而這與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審美欣賞水平有關,與人為劃定的藝術級別無關。

理由二:書法考級不利于習書者對書法藝術的刻苦鉆研和對書法的認知,等于變相鼓勵投機取巧者、急功進利者、愛慕虛榮者。這些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地“挖掘”考級要點,針對性地死記死練,與書法最終的修養心性、追尋文字書寫美的宗旨相去甚遠。

理由三:不排除某些人利用社會團體和專業院校的資源對書法愛好者實行書法考級,通過收取評級費等環節斂財。如今,由某部門主辦的中國書畫等級考試書法考試和另一部門主辦的社會書法水平考級兩個機構派生出的各省市書法機構趁機暗渡陳倉,相應成立不同級別的考試機構,對當地書法愛好者以考級之名,邀請身居高位的書家和掌有話語權的機構、專家前來坐鎮,借鐘馗打鬼,從中獲利。

理由四:就書法考級內容所設定的標準而言,莫說與醫學、外語、科技等領域職稱評定有著天壤之別,便是與其他藝術像鋼琴、古箏、聲樂以及圍棋等類別考級也不能相提并論。這類考級均有嚴格的專業要求,有專家組成的評委隊伍,有規律可循、有法可依,基本上靠譜。而書法考級內容和書寫形式膚淺平庸,標準唯有圈內幾人隨性掌握,毫無新意,又有多少合理成分?它的權威性何在?考級和被考級的人有什么樣的關系?這些都值得商榷。

  書法藝術說它簡單,簡單到只要認識一個漢字就可以試一試毛筆字,許多十來歲在校學生練上三五年,就能書一手漂亮的書法;說復雜,復雜到與傳統文化、與漢字書寫技能的表達形式必須渾然一體,且各種書體皆必須有不同的表現手法和藝術風格。各個朝代對文化學者的評定存在不同的標準。今天你的作品被世人接受、看好,能賣天價,明天也有可能一文不值;過去不曾為人看好的書家和作品,在“地獄”沉寂多年,突然某一日又被世人捧上“天堂”。藝無止境,怎能單憑幾次考級,會兩三種書體皮毛,“照葫蘆畫瓢”書寫數百字的書法習作,就被考級圈內人認定為一級或二級“中國書法家”?其名能否擔當其實?


  這無疑淡漠和曲解了書法藝術的深廣度,是不夠負責的表現,對有真才實學的書家也是不公平和不尊重的,只會誤導有志習書的青少年和廣大書法愛好者。


  毋庸置疑,書法考級或多或少有其積極性的一面,我不想多說。因為書法藝術具有的無窮魅力,面對大眾狂歡、人人爭當書法家的洪流,書法考級肯定會繼續升溫。只有等到社會真正由重人證件轉變到重人才能,習書者對中國傳統文化和漢文字的認知度達到一定程度、書法鑒賞和書寫能力達到一定水平,書法藝術品市場更加趨向理性的時候,書法考級才會壽終正寢,其證書淪為一張白紙。而那些在考級中“脫穎而出”的“書家”最后只會淪落為“輸家”。


本文網址://www.sxtsz.icu/news/416.html

相關標簽:深圳學美術

最近瀏覽: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1611號

在線客服
分享 一鍵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